首页

网游竞技

穿到耽美文里的恶毒女配你伤不起啊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穿到耽美文里的恶毒女配你伤不起啊: 第6章 第六章-穿到六零当姑奶奶

    “这年头流行失忆吗?”陆星昂吐槽,“大少爷醒了,但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,陈染,你比他强,你至少知道自己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染“……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照顾几天,培养培养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带我去看看他……停停停,先停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没理会男生的话,直接跳下车,露天广场上零零星星有几个人,大屏幕上是一名浓妆女子在歌唱,她唱道,“斜阳无限,无奈只一息间灿烂……”低音婉转,沧桑,又带着女性的柔情,“她唱的太好听了。”她喃喃。

    陆星昂告诉她这是歌女贺璇。

    大少爷谢衍正在等他们回来,他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,比他们大两岁的样子,他的眼神沉静,气定神闲,完全没有因为失忆而惊慌不安,说起话来也不卑不亢,很有条理。

    当时她就皱了一下眉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后面几天,陆星昂和他的关系就变得很好了,天天围着对方转,都不怎么找她了,她试探性地问他最近在干嘛,他只说:“带少爷四处逛逛。”

    陆星昂在贫民窟长大,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和别人打架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对于外面的世界,他向往又期待,但是对于外面的人,他嫉妒又戒备,不过几天时间,这个外面来的大少爷,竟然就能让他心服口服,和他称兄道弟,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天晚上,她正在翻阅从图书馆借的《华国史》,只听到门口咚咚咚的声音,她打开门就看见一脸兴奋的陆星昂和穿着陆星昂衣服的谢衍。

    他们带着她爬上了屋顶,她在中间,谢衍殿后,“今晚听说有天狗吃月亮。”陆星昂先落地,把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拉上去,

    三个人坐在一起聊天,谢衍说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月亮。

    陆星昂说,“那是当然,这里的月亮最漂亮!”“外面的世界都是高楼大厦,把月亮都遮住了。”他的性格里是带了点些孩子气的,语气里带着我给你们看好东西的炫耀,是很可爱的。

    谢衍目不转晴地看着他,他从昏睡中醒来,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陆星昂,他的记忆浑浑噩噩,身体疲惫不堪,尤其是头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觉得陆星昂很有意思,想要的东西都放在眼里,让人一目了然。谢衍不介意别人利用他得到一些东西,因为他会从对方那里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月光下,陆星昂似乎又说了什么,逗笑了身边的女孩,女孩笑着要推他,被他趁机抓住手不放,女生假装动了动手,也没挣脱,只轻声问他干嘛呀,声音又软又嗲,陆星昂低声说我手太冷了,你手暖和。他是低着头说的,不想让她看到他通红的脸。

    谢衍看着他们,想到一首诗,“遥怜小儿女,未解忆长安。”他笑了笑,向来养尊处优的贵公子也不嫌脏,直接躺了下去,夜空中,明亮的月亮被天狗吃成碎片,他的心中满是愉悦。

    晚上,他们送她回家,陆星昂平时话超级多的,这次倒没怎么说话,只是嘴角一直翘着,努力压平也压不住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的小姨已经回来了,正抽着烟,这几天她就没见到她,见到她了就迎来一顿骂,“你个死丫头,刚才去哪里了?作业做完了吗?大晚上的出去,你不怕被人抓走啊?”

    “陆星昂带我出去的,他会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保护你个头,他自己也才16岁。”

    她把烟按掉,吐了口气,“你离那扑街仔远点。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他对我挺好的,还送我上下学。”

    女人冷笑了下,“送个屁!”

    “他是这个贫民窟里长大的杂种,没文化,一心想着钱,未来一眼就能看到头。”她冷笑,“你和这种人待在一起,你脑子有病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要这样说他。”

    女人眉毛一竖,想发火,又不知为何忍住了,声音放缓,“陈染,你不是这里的人,一年前你妈车祸去世,我把你接到这里一起住,是因为我没有办法,你妈留下来的钱只够你读到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觉得他很好,你看看周围的街坊邻居,你觉得他们过的好不好,你和那小子在一起,以后过的就是这种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读书,以后考大学,是为了什么?是为了你自己!你只有考出去,你才能彻底从这里走出去,以后还有可能嫁个有钱人,过上好日子!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你想一辈子呆在这破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。”她不愿听下去了,“我知道了,我会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女人这才松了口气,哄道:“小姨不会骗你的,好好读书啊。小姨前几天赚了点钱,最近都不用出去了,钱我放桌子里,有什么要买的要吃的,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女人就拿了她的衣服高高兴兴地去外间了,“你先去洗澡,我帮你把衣服给洗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蛮好的。陈染想,她是真的把她当亲人的,不过她也不愿意就这样否定陆星昂,他才十六岁,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。

    晚上她预习了下书,抱着枕头到小姨的房间,“小姨,我能和你一起睡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,我不习惯和人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她黑线,“聊聊天嘛。过会儿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说说我妈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