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穿到耽美文里的恶毒女配你伤不起啊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穿到耽美文里的恶毒女配你伤不起啊: 第7章 第七章-穿到中世纪当牧师

    “你觉得港城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?”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这座城市贫富差距好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当然大,这个城市,有钱人他/妈的可以住天上,没钱的人就住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这让陈染想起她和同桌下课后的讨论。港城一直以来都是华国的领土,直到1865年,二皇子闻洲公开反对皇室要求立宪的运动,被流放至港城。

    港城是他母亲的故乡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婚后一生未回故土,临终前念念不忘自己的儿子,请求皇室让自己的儿子回来见她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皇室没有答应她的请求,她在孤独中死去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儿子被边境的守卫者拦住了去路,他遥望母亲的方向,磕头。

    他与皇室的隔阂再也无法弥补。

    一生未婚的他,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对港城的打造中去,将这座曾经荒凉的渔港变成了高度繁荣的自由港,寄托他所有的爱与恨。

    从此,这座城市带着他鲜明的个人风格。

    自由,开放,独立。

    这里信仰多元,各种民族、文化交融,*自由,百家争鸣,文娱业高速发展。

    黑暗,罪恶,贪婪。

    这里允许公民自由使用枪支,性/交易合法,给了毒贩、军火商、黑/道生存的土壤。

    “夜晚在这里生活要习惯枪声,每天不发生帮派斗争,不死几个人拿肯定是上帝在治理港城。”

    她问:“那皇室呢?皇室不管?”

    “皇室自顾不暇,那时候他们爆出了惊天丑闻。皇帝的侄子和儿子竟然搞到了一起,艳照传得到处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雪上加霜的是,主张共和还是立宪的声音愈演愈烈,从几大家族的博弈,到1972年那场血色学/潮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说下去,但从他的话语里可以感受到他对皇室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我们每年给华国的赋税占全国七成,皇室想收回就收回?也要看那位太子爷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

    “我年轻的时候,就好像你这个年纪,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逃亡。

    我的哥哥死在了那场学/潮运动里,那时很乱,每天都有人死,什么打/砸/抢/抄抓,每天都有发生,我和姐姐躲在家里,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被抓走,我听到无数人的哭喊与惨叫,看到十八岁的姐姐闪着泪花的眼睛,“我们要逃。”

    我们从华国的最北边逃去了最南边,*到绝境的时候,我们是蹈海求生逃亡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一开始,我们很高兴,这里晚上也灯火通明,星光璀璨,小汽车随处可见,可我们是黑户,没钱,没东西吃,没地方住,我们各种活儿都做过,打扫厕所,端盘子,舞厅唱歌,好在后来姐姐遇到了贵人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英国商人,很有钱,也很绅士,他和姐姐相恋三年,后来带姐姐去了英国,你也在那里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结婚吗?”

    “他有自己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那对当时的我们来说,已经是最好的出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母亲,我的姐姐,她是个很有魄力的人,独自走进完全不了解的国度和文化,拿到了英国国籍,怀着你的时候还学习知识,后来找到了一份会计的工作。在与他分开后,赚钱让你读名校,她是个了不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们女人离开了男人,又能怎么办呢?如果姐姐有一个好一点的身份,他也就不会那么容易就离开她了。”

    陈染听了很不舒服,这和身份地位有什么关系,缘聚缘散,说到底,两个人没缘分了,自然而然关系就结束了,男人多的是,大不了可以再换一个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