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穿到耽美文里的恶毒女配你伤不起啊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穿到耽美文里的恶毒女配你伤不起啊: 第14章 第14章(改)-穿到明朝考科举全文免费阅读

    他开车送她去了学校,她全程嘴巴闭得紧紧的,一句话都不说,他倒是自娱自乐地哼着歌。

    “洋娃娃,下课我来接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她开车门,“不吃,我自己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一把拉住她的书包,受到惯性影响她重新跌进副驾驶座上。

    “真不吃?”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亲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他不管不顾,校门口人来人往,她害怕被别人看到,她软下声音,“你别这样,被别人看到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抓住他书包的手,声音里带着愉悦,“哪里不好?”

    学校的*响了,他却不为所动,车门被锁,她怎么打也打不开,只好说,“那我等你来接我,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她瞄了他一眼,过了会儿,她试探性地亲了亲他的脸颊,青年仍旧不为所动,她哀求似地看着他,他们距离很近,他的眉眼英俊、漂亮,在她眼里却只有*,她只能服软。

    灰暗的车窗隔绝了众人的视线,她不知道别人看不到里面,她蜷缩在车里,任他为所欲为,青年如同一只猎豹,叼起猎物,不愿意直接吃掉,而是肆意玩弄一番。

    良久,高档的suv车里才响起女生的低泣,她发出小猫一样的声音:够了,我喘不过气了。他却变本加厉,她在迷迷糊糊中被抱着跨坐在他的腿上,他说:“抱住我,宝贝儿,不然你就要掉下去了。”他低下头再一次吻住她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法式热吻,她恍恍惚惚中明白了其中的定义。

    明明他的亲吻并不熟练,像是第一次尝到蜜糖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被碾压成不同的形状,喉咙很疼,她晕头转向,身体发软,身体不由往后仰,被他小心地托住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,他终于放开他,让她可以呼吸终于回来的空气,她第一次意识到男女体力的差距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聪明,他知道她怕什么,顾及什么,而他从出生起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,以至于从最开始,他们之间的相处他就占据着强势的地位,你看,他正啄着她的脸颊,漫不经心的,不容拒绝的,仿佛她是他的所有物,他的洋娃娃。

    若说轻薄,却偏偏眼里含情,要说深情,又带着强制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帮她理了理衣服,怀里的女孩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,在他怀里不敢动,他笑了笑,“要做下去吗?”

    只听啪得一声,他被她一巴掌打了脸,声音很响,打得两个人都呆了下,她长长的睫羽轻轻颤动着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自己的脸,感觉自己好像欺负过了头,兔子也是会咬人的,“下车吧,去上课。”她才迫不及待地下了车。

    高子涵没有立刻发动车,他看着她逃似的背影,心想:这种事情还蛮舒服的,就是有时候需要控制,她毕竟还小。

    他也奇怪,明明一开始自己并没有想做什么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最喜欢的就是洋娃娃,她们不会说不好听的话,不会做令他不爽的事情,却可以一直陪伴他,每一个洋娃娃也许衣服会变黄,但永远不会变坏。

    昨天,他遇到了一个活的洋娃娃,他厌恶与别人肢体接触,但是当他抱着她睡觉的时候,他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    他刚刚忍不住吻她,如果有人告诉他,你会有一天强迫一个人,亲吻她不情愿的嘴唇,他会觉得那是愚人节的玩笑。他小爷什么人要不了?但偏偏发生了。

    她身份也不是很好拿捏,红姑的侄女,他老爹和红姑同是新爷的手下,红姑一向瞧不起混hei道的人,她让陈染上贵族学校,就知道她对陈染另有安排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个伟人说过,面对困难要敢于迎难而上,越难啃的骨头越要啃,他喜欢这种挑战。

    晚上怎么安排呢,她喜欢吃什么,他决定去问一问有经验的朋友。

    她迟到了半节课,却没直接去班里,而是先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,当看到镜子里难掩狼狈的自己,恨得杀了高子涵的心都有,她拿水泼了下脸,冷静了会儿,决定去图书馆。

    这里的手机只有发短信和通话的功能,她翻出寥寥无几的联系人,联系陈鱼帮她请上午的假。

    图书馆里只有她一个人,她打开窗,拨打小姨的电话,电话响了两声却提示忙线中。

    她又打给陆星昂,他也没有接。

    她忍住想哭的冲动,拨打港城警局的热线。

    是一名男警官的声音,她却突兀地关掉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将脸趴在了书桌上面。

    她嘴唇很痛,感觉自己身上沾满了他的味道,那是一种荷尔蒙的味道,很强势,让她听从,让她愤怒。

    手机发出振动的声音,是陈鱼的电话,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在图书馆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过来。”清秀的少年喘着气,几乎是飞奔过来的,他小心翼翼地问她怎么了。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如此难堪,她的自尊心让她后悔打电话给陆星昂,因为他之后一定会问她,发生了什么?她该怎么说呢?

    港城的法律是年满16岁,即为成年,很多人在她的年龄已经工作,甚至结婚了。

    她因为这种事而去打扰他,他能做什么呢?陆星昂才刚刚加入帮派。

    她只能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被发现,如果他会厌倦,那陆星昂是不是也不会知道。而且,还有小姨,小姨可以帮我。